夜色app安卓版下载

2021年4月29日 @ 下午5:48

天没亮清舒就起来与阿蛮给符景烯烙饼。她做的烙饼再配上所制的酱料味道一绝,是符景烯喜欢的食物之一。;r /

;r /

清舒刚烙了一锅饼,大管家就过来回禀说段大娘过来了。;r /

;r /

符景烯想也知道她是为何事过来的,拦着清舒说道“这事你别出面,我去见她就好。”;r /

;r /

他一到宴客厅,段大娘就盯着一双又红又肿的眼见说道“景烯,小金说要跟你去福建。现在谁不知道福州危险重重,你怎么能让他去那儿呢!”;r /

;r /

符景烯面无表情地说道“福建是危险,但也是容易立功的地方。再者,我自己也要去。”;r /

;r /

段大娘想也不想说道“我不想小金出人头地,我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景烯,你不要让小金去福州行不行?”;r /

;r /

公园吹泡泡女生大眼睛小嘴巴好俊俏

听到这话,符景烯脸色有些难看“小金自己愿意去的,并不是我逼迫他去的。”;r /

;r /

段大娘说道“小金自己不想去的,是因为你要他去,他才去的。”;r /

;r /

符景烯并不为所动,淡淡地说道“若他不想去让他自己来与我说,我不会逼他做不愿做的事。”;r /

;r /

段大娘说道“他一向敬仰你这个大哥,你让他去他哪敢拒绝。景烯,算大娘求你了,你别让他去福州好不好?”;r /

;r /

符景烯还是那句话“我说了,若是他不想去福州让他自己与我说,若是连拒绝都不敢算什么男人。”;r /

;r /

段大娘听到这话,哀求道“景烯,就算我求你了,求你放过小金好不好?他要去了福建会死的。”;r /

;r /

符景烯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放过小金,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对自个弟弟怎么了呢!;r /

;r /

符景烯的脾气一直都不好,也是因为清舒才收敛起来了。可现在段大娘的话,却触怒了他“你不想让他去福州,是真的怕他有危险还是担心他出意外没人给你们养老送终不能继承你们段家的香火。”;r /

;r /

段大娘脸色有些白。;r /

;r /

就在这个时候,引泉在外面说道“老爷,段师傅跟段爷来了。”;r /

;r /

“让他们进来。”;r /

;r /

两人一进来,符景烯看向小金说道“他说你不想去福州,是不敢拒绝我才无奈答应的,真是这样的?”;r /

;r /

段小金赶紧摇头“不是,哥,是我自己想去福州。”;r /

;r /

段大娘闻言立即说道“小金,你最不愿打打杀杀怎么可能想去福州。你分明是怕他去福州有危险,想为他出一份力才想跟着去的。小金,你不要犯傻,那儿危险重重一不小心就会没命。”;r /

;r /

说完,她扯了段小金的胳膊说道“小金,我跟你爹就你一个孩子。你要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爹怎么活啊?还有你媳妇,她还那么年轻,你不能让她守寡了啊!”;r /

;r /

段小金面露挣扎,不过很快他就坚定地说道“娘,你别说了,我已经下定了决心。”;r /

;r /

段大娘却是说道“你若执意要去福州,我今天就撞死在这里。”;r /

;r /

段师傅急了,说道“老婆子,你这是做什么?”;r /

;r /

段大娘一边哭一边说道“当家的,以前什么事我都顺着你,但这次不行。我们辛辛苦苦养大他,不是让他去送死,与其白发人送黑发人还不如我先走一步。”;r /

;r /

符景烯听到这话不由觉得好笑,说道“你养大了小金?说这话你也不觉得亏心。”;r /

;r /

段大娘脸色微变,说道“符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我养大的,难道是你养大的?”;r /

;r /

符景烯面无表情地说道“当初小金毁容你嫌他样貌丑陋死活不准他住在你们家,是清舒治好他的伤。另外清舒每年送你们的东西,若不是你们生病要吃药,那些东西换了钱足以养活你们一家人了。”;r /

;r /

这话的意思养大小金的不是段师傅一家,而是清舒。;r /

;r /

段师傅脸烧得慌。;r /

;r /

这话挑动了段大娘敏感的神经,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将小金要回去?”;r /

;r /

符景烯没接他的话,而是说道“小金到你们家,洗衣做饭什么家务都做,你们生病了还要他照顾。而就我所知你女儿自小什么都不用做,是个十指不沾羊水的千金大小姐。不仅如此你还时常骂他,不想让他去学堂念书。也是看小金早早出来做工赚钱供养你们,你才对他有了几分真心。”;r /

;r /

段大娘气得呼吸都不顺了,她说道“按照你的意思,我这养大他还养错了?”;r /

;r /

符景烯问道“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你在小金身上花了几分心思?怕是连你女儿的三分心思都没有吧!”;r /

;r /

段师傅是真心将小金当自个孩子来疼,可段大娘的心思都在自己女儿身上,对小金并不怎么关心。也是看小金心思纯良真心愿意奉养他们,想着晚年有倚靠这才给了她好脸色。;r /

;r /

段小金看着段大娘面色发白,上前扶了她。;r /

;r /

段大娘拽着他的胳膊说道“小金,你若是还认我这个娘现在就跟我回去,再不要说去福州这话。”;r /

;r /

段师傅呵斥道“老婆子,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孩子也是奔前程去的,咱们怎么能阻了孩子的前程?”;r /

;r /

段大娘吼道“我不管,若是他要去福州我就不活了。”;r /

;r /

看着段小金纠结的样子,符景烯懒得再说了“你带他们回去吧!”;r /

;r /

“哥……”;r /

;r /

符景烯说道“你的人生你自己负责。”;r /

;r /

段小金垂着头说道“哥,对不起。”;r /

;r /

他知道段大娘只是用寻死威胁他,可他要真去了福建段大娘肯定会气病在床的。;r /

;r /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是自己。”;r /

;r /

说完,符景烯又道“景楠,他们养了一场你是该好好孝顺奉养他们,但你不能让他们操控你的人生。”;r /

;r /

他是可以用强硬手段逼迫段小金去福州,但他不愿意这么做。段小金又不是三岁孩子,该怎么做他自己选择,同样他也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r /

;r /

丢下这句话,符景烯就回了主院。;r /

;r /

清舒看到他神色没什么异样,问道“大娘是不是不让小金去福州?”;r /

;r /

符景烯神色淡淡地说道“她威胁小金,说若他执意去福州就撞死在我家里,小金妥协了。”;r /

;r /

段大娘不同意小金去福州在清舒的预料之中“现在京城几乎到了谈福州色变的地步,她哪敢让小金去。”;r /

;r /

“在军中靠军功擢升最快。机会给他却不懂把握,以后就让他慢慢熬着吧!”